betway必威-信誉官方网站
好多人都说她是神经病呢

好多人都说她是神经病呢

作者:betway必威 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3-01 05:45    浏览量:

昨天新认识了一个朋友,他在ⅩⅩ单位做过领导。这个单位大几百人。闲扯起来,我突然想起这个单位有认识的一位女作家。说出名字了,朋友淡笑了几声。他说你们惯熟?我说还可以,早年她是文学青年,后来连续发表了不少中短篇小说,很有才华的女作家了,在省内文学圈也是小有名气的。朋友也是挺直爽的。他哦了一声,原来如此。在我们单位,好多人都说她是神经病呢。啊,我吃了一惊。立刻心里想哭。因为朋友面对的洒家,也多少是个文学老朽了。这个话茬扯断了。

我的想象力飞到自己身上,自以为高尚高贵的文学人,在别人的眼里是神经病。也是的,做文学,以前是爬格子,现在盯着电脑发呆的,确实是特立独行,神经兮兮的样子,和别人格格不入。这个社会,大家都在削尖脑袋钻营,机关的干方百计争权夺利,弄个一官半职才有存在价值。社会上夾包的经理随处都是,都使尽浑身的解数捞钱赚钞票。这才是正常的人呢。

不由得心里想哭。文学人在世人的眼中是如此的评价。另类是什么,就是不正常。可怜的文学,更可怜注入情怀的文学人。我也如梦方醒。平时总认为别人戳着指头说我,还美不滋的得意,是夸奖我的这份执着和文釆。原来人家的意思,也怀疑咱的这种举动,归到精神失常者的行列。

现在网上码字的人更属于可怜人。我也是号称勤快辛苦的小网虫,自从蹭上了自媒体,手就痒的闲不下来。人有了欢喜的心,就会犯贱。就像无端一对男女起了爱心,怎么吃苦受辱献殷勤,也是挺开心。爱上了码字,也是娱乐消费自己。捎带弄点儿思想是必然,把人们鲠在嗓子里想说又说不出的话,爬在手机屏上,享受着一吐为快的兴奋。

文学的作用以前是放大了评价的,寓教育为娱乐,记载历史的横断面。就是通常给人们讲故事,把正儿八经的生活和想法记下来。把走过的路记住,把明天的好梦记录在文字上。

曾几何时,文学家,作家都很值钱。玩弄思想的人,正符合国学大成圣人孔子的说道,劳心者治人,劳力者治于人。草根人应明白这两句话,意思是用脑子劳动的人是管人的,用身体辛苦劳动的人被人管。

几十年前,这两句话被全国人民批判过。当时的口号是,卑贱者最聪明。工人叔叔农民伯伯警察大爷,社会的辈份,街头都这么排队。臭文人呢,根本是狗肉上不了席面,垫底的货色。烧书活埋读书人,从秦始皇汉武帝就开始,留几个捉笔的御用书吏足够。有思想的文人,也的确讨厌,老给一统的江山燕舞縈歌添杂音。人啊,最受含金量的打击,就是让你爬在地下,布鞋、胶鞋、皮鞋等踏上一万脚以上,让你永世不得翻身是目的。臭文人历经多劫,何止踏过一万脚。还实在是灭种难。

玩弄思想的人,在革命的时代尤其不吃香,臭老九嘛。臭老九的概念是哪来的?是元代各阶层排座次的顺序,一官,二吏,三僧九儒,十丐,知识分子排第九位。那时候的儒和现在的知识分子不一样,估计是专指嚼文咬字,穿素袍子读诗吟句的酸文人吧。那些袍子上绣着禽兽的儒是官吏。文学人其实脑子好的,不是没有出路。跟上官爷鹦鹉学舌,颂谁骂谁随听使唤,也能吃香喝辣的,或许也可戴上顶带花翎,坐在朝椅上体面的捞雪花银子。

臭老九也有过短暂的好日子。在改革开放初期空前的吃香了一阵子。上世纪80年代,百花齐放,思想要解放,头脑需灌浆。杂志报纸满天飞。工资也才5、60块,弄思想的,臭老九写几篇稿子,稿费几十上百是常事。弄个作家、诗人玩玩,走到那里也被供成了大爷。后来分化了。文学的老九走了邪道。所谓科技的老九们,踩在了时代的脉膊上,直接能造成了鸡的屁(GDP),地位也就越来越高。直至现在科技创新,只要能混到副高正高,运气好的拿项目投资消费,吃国家补贴。这批臭老九活的顺风顺水。没有研究成果也是概率,糟蹋多少理所当然。

写文弄字的文学人可怜了。

都到了不缺吃喝的年代。怎么算可怜?人家闯江湖风声水起的是,喝了汾酒喝茅台,大酒店出来歌楼玩。文学人呢,我的一位文友能代表,只能买些散酒泡枸杞子壮阳气,然后攒了精神播弄些逗自己开心的四六句耍。

这个社会什么最值钱,钞票。发财不是最要紧的,对文学人来说,钱不是最重要的,关健是没钱。没钱就会遇到一系列生活难题,买房子,买车子,娃上学园丁要的是钞票,病了要看白衣天使。寸步难行的时候,你才明白文学其实狗屎不如。不行试试,你跑到乞丐扎堆的地方,给他们吟诗弄句的话,他们会拿打狗棍儿轰跑你,因为你的收入不如丐帮普通员工讨的多。

文学笃定是弄不下去了?

笔者自小就是文学爱好者。不到十岁的年龄就啃水浒,看三国。心里非常敬拜这些讲故事的人。他们把平淡的事情串成人物命运,描写出吸引人的生死男女,点化成动人的故事,真了不起。

那时候买本书很贵。每家的日子过的紧巴巴。到图书馆借书还找不到门路。在城市的繁华地带,马路人行道上有小人书地摊,就是64开本的连环画故事册子。小地摊很红火,百多十本子摆在那里,周围有若干小板凳供阅读者坐。每本借读费2分钱,还经常是满座。每到周日或放学后的空余时间,我就跑去泡时间看书。人们的衣食虽没有现在充足,电视手机还是魔幻的未来。可是有文学相伴,头脑里充满了古今中外的故事,感觉人生真的是色彩斑斓。有了这么多作家,文学人,人类的精神烹调的有滋有味。心想着自己也快长大。语文是最喜欢的学科。野心在体内悄悄地膨胀,能成为一个文学人,将来也能写出好的文字,成为有追随者阅读群的作家,一直是少年藏在心头的梦想。

一眨眼就成了中老年人。这几十年,中国经历了人类历史上最壮观的时代变迁。国家从贫困中摆脱出来,吃穿都不成问题,而且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,成为敢于在军事和经济上与美国抗衡的强国。我的国厉害是有目共睹。看看周围吃瓜群众的兴奋劲头,最是反映一国的细胞基因。左邻右邻的眼睛都是红的,所有的人都盯着闪光的金子,心里不约而同的做着同一个梦想赚钱,发财。

赚钱发财是所有人的欲。有了钱就可以实现梦想,可以过好日子,可以周游列国,钱就是人的胆量。钱是什么,是凝聚的劳动。生活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,钱也不是人生最终的目的。人极高品质的标致,是灵魂的高贵。人活着最高的质量,是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中自由飞翔。这些东西又好像和钞票没有太紧密的联系。

地球人都知道,比金钱更有价值的东西是什么,是文化。文化是什么,就是灵魂里流淌的血液。文学呢,是文化血液中最精华的东西。

推算下来,文学人干的是加工灵魂的活儿,应当是属于高贵的那种。呵呵,只能再扯到开头说的那段闲话了,文学人自己美的一朵花,别人眼里是豆腐渣。你自视清高以为凌驾在云端上受宠,而乡亲们的眼中,你是个神经病。

我的国在经济的轨道上高速前进,另一面,各种媒体和说话的管道都大声惊呼,这个社会的人活的不对了,缺德的行业太多了,缺德的男女太多了,道德要走向崩溃了。毛病的源头在哪里,当然都知道,是良心的坏了坏了,是人壳子里缺了灵魂这个东西。关健是缺了文化。于是,最近几年,文化这个字眼空前的烫手。越讲越虚化,四六句子,段子口号满天飞。利用文化这个高贵的口号做蝇营狗苟的事情,在文化的招牌下捞油水纵欲。真可谓丑态百出,烂戏频频。

都活在手机里,兴奋在抖音里,没有人耐住性质做认真的阅读,没有人挖空心思做痛苦的思考。普天之下,老的小的从早到晚开心快乐,玩的高兴。灵魂也不需要多少高级营养,有吃有喝,活的简单,也挺好。

所以文学,文学人有没有根本不影响历史的进程。在一般人的眼里沦落成神经病也情有可原。因为,政府不喜欢你,你创造不来鸡的屁,别妄想吃财政补贴。说思想最值钱,那是逗你欢喜。和说天堂好一个味道,没人当回事。老百姓不喜欢文学人,因为你带不来任何油水。这个社会的价值观,世界观明确告诉你,实力决定一切,有钱就是硬道理。文化呢,很重要,有它十五,无它二八,不影响食欲,也不影响活相。古人很傻,说文化人的高境界是不为良相,即为良医,或者启蒙社会码良心教化文字。有用吗?我们的这个社会现实是比高分,比官大,比钱多。

所以,文学人说你神经病不委屈,哪儿凉快去哪儿玩去吧。文学人搞清楚,可怜是你的宿命。倘若你要执着,一根筋的情怀,就要耐的住寂寞,守的住贫穷。如果要活成正常人,不被别人看成神经病,赶紧与所谓的文学文字切割了,业余时间到麻将摊去,歌厅去,或者到湖畔伸胳膊弄腿也行。

有了灵魂的人,你反而活的痛楚多,不信试试。

下一篇:喜欢写东西
友情链接: 网站地图
Copyright © 2015-2019 http://www.gftcw.net. betway必威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